结婚时办酒席的费用离婚时可否要求对方承担一半

最近遇到很多咨询关于结婚办酒席费用如何承担的问题,特梳理如下法院的不同裁判观点,仅供各位参考,具体案件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具体分析。

结婚时办酒席的费用离婚时可否要求对方承担一半

▋裁判观点

一、要求赔偿结婚酒席费用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1]原告王某主张被告汪某赔偿青春损失费100000元及结婚的酒席费用50000元,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黄陂区人民法院(2016)鄂0116民初697号/其他同类观点参考案例: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桂市少民终字第37号/邢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冀05民终1489号/庆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庆中民终字第322号/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长中民一终字第07117号

[裁判要旨2]黄某诉称支付的酒席费用,属于办理婚礼的花销,并不属于彩礼的范畴,不应予以返还。

案例来源: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鄂02民终155号

[裁判要旨3]关于被告要求原告返还举办结婚仪式时被告为原告开支的酒席钱3万元,原告不认可,认为是双方酒席开支的费用,根据法律规定结婚时已消耗的费用不能作为财产分割,被告的这一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荆州市沙市区人民法院(2015)鄂沙市民初字第00805号

二、未能证明具体金额的,要求分担一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原被告办理婚宴向亲朋好友公示并接受祝福,原告童某支出该费用的目的已经达到,且原告童某未能提供正式票据证实具体金额,故原告童某要求被告熊某分担一半费用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江汉区人民法院(2015)鄂江汉巡民初字第00633号

三、未能证明双方对举办婚礼费用有过共同分担的,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原被告藏某某要求龚某某返还酒席费用54560元的上诉请求,因其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双方对酒席费用有分别收礼、分别结算的约定,故对其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甘01民终1607号

四、按本地的习惯,一般是父母为儿女举办婚礼并承担费用,因此招待自家朋友所花费的费用应当由自家承担。

[裁判要旨]原审法院认为,按本地的习惯,一般是父母为儿女举办婚礼并承担费用;王槐章、叶玉英及黄红月已支出王捷及文善慧结婚大部分费用,即对承担儿女婚宴费用没有异议。因此,王槐章、叶玉英及黄红月各自承担子女的婚宴费用。二审法院认为,王槐章、叶玉英应否承担涉案婚宴费用的问题。王捷、文善慧的婚礼午宴由黄红月联系操办并向酒店支付10桌婚礼午宴费用9880元(988元/桌×10桌),加之烟酒、饮料、瓜子每桌费用为409元,婚礼午宴每桌费用共为13970元(988+409)。其午宴乃王槐章、叶玉英宴请其亲戚朋友及接待参加筹办婚礼的相关人员,其费用13970元应由王槐章、叶玉英承担。黄红月请求王槐章、叶玉英支付午宴费用理由充分,应予采纳。按常理,谁请客谁付钱。婚礼晚宴所宴请的客人为黄红月的邀请的亲戚朋友和王捷、文善慧邀请的同事朋友,晚宴59桌费用应为黄红月、王捷、文善慧承担。根据当地习俗,父母有义务为子女操办婚礼,如子女没有经济收入,并无能力支付婚宴费用并且父母愿意承担的,可由父母承担。但本案中,王捷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并有自己的经济收入及承担自己婚礼费用的能力。且在庭审中,王捷认为自己有能力支付其婚礼费用,表示不需要父母承担。一审中,王槐章、叶玉英并未明确自愿承担王捷的婚礼费用,原审法院未查明王槐章、叶玉英及王捷的真实意思就认定王槐章、叶玉英对承担王捷的婚礼费用无异议没有事实根据,判决王槐章、叶玉英承担王捷婚礼晚宴的费用没有法律依据,应予纠正。

案例来源: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亚民二终字第67号

五、办酒席系双方父母摆酒所产生的费用,不属于夫妻二人共同债务。

案例来源:(2012)城民一初字第2268号/(2013)三亚民一终字第334号

六、办酒席的费用属于婚约财产纠纷,与离婚纠纷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可另案主张权利。

[裁判要旨1]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李某主张被上诉人郭某某应返还聘金及上诉人代被上诉人支付的办酒席的费用属婚约财产纠纷,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可另案主张权利。

案例来源:莆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莆民终字第1325号

[裁判要旨2]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其他婚礼支出的一半即33407元的主张。原审认为,为筹办婚礼,原、被告均有花费,双方就此支出的酒席、婚纱照、婚礼现场布置等各项费用,以及原、被告两家之间的人情往来、见面礼、红包等,虽原告称其承担较多,但上述内容均不属于离婚案件处理范围,原告在本案中要求被告返还,无法律依据,原审对此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苏08民终19号

七、结婚摆酒席不属于婚约彩礼范畴,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1]被告张某甲要求原告返还彩礼款和结婚摆酒席费用,因双方已办理结婚并同居生活,且还生育一子,不属于返还彩礼的情形,结婚摆酒席不属于婚约彩礼的范畴,故法院对此请求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濮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豫09民终1182号

[裁判要旨2]原判根据双方具体情况,在被上诉人已经返还上诉人黄金、白金等首饰之外,酌情确定被上诉人返还聘礼15000元并无不当。至于上诉人称的其为结婚花费巨大,并没有相关证据证明,且对于结婚酒席花销等费用并不在可返还的彩礼范围,故其要求被上诉人承担结婚费用损失的上诉请求亦不予支持。

案例来源: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浙温民终字第1756号

原创文章,作者:04la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4law.com/04law/1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出售或者出租
网站出售或者出租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