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我们还做一家人

  当我9岁的时候,我和我的母亲和哥哥来到了这个家:三个土房子和一个小院子。他是这个家的唯一主人,诚实而简单。当我们三个人站在他面前时,他搓着他的大手,不知所措地站着。

  我的老家在东北,我爸爸和妈妈离婚了,我爸爸不想要我们三个。我们从吉林一路来到山东省西北部平原的这个小山村,这是母亲的娘家。我母亲的家庭被遗弃了。在一位好心人的撮合下,她在30岁出头的时候以单身汉的身份走进了我们的生活。

  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把刚从地里摘下的花生塞进了我和我哥哥的口袋。我妈妈推了推我和我哥哥,说:“给爸爸打电话。”“爸爸。”5岁的哥哥冲他喊了一声,他马上兴奋地答应了。我噘起嘴唇,从来没有哭过。

  虽然房子破了,家也旧了,但至少我们有家了。否则,我和我哥哥将不得不和我妈妈一起四处乞讨。除了养殖的牛,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餐桌上一下子多了三双筷子,一家人经常入不敷出。他从来没有在他妈妈和我们兄妹面前哭过,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整天看起来都很开心。

  他和他的母亲喜欢意合,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日子越来越好。他茁壮成长,让我和我哥哥温暖而充实。在餐桌上,他和他妈妈经常推来推去,因为我和我哥哥吃了一个剩下的鸡蛋。对于那些在土壤中挖掘的耕种者来说,那几亩庄稼只够全家人填饱肚子,此外,还有两个孩子在家里长大。

来生我们还做一家人

  我已经过了上学年龄,他说服他妈妈坚持送我上学。几年之内,我哥哥也上学了。两个孩子要在家上学,光是学费和杂费就够他担心的了。农忙时,他日夜在田里忙碌;在淡季,他和建筑队出去做一些小工作来养家。每次他回来,他总是带回一些彩色糖果给我和我哥哥。我很明智,不再和我哥哥竞争了。我弟弟是骑着他的脖子长大的。他躺在地上,为他的弟弟骑着一匹大马。他把弟弟举过头顶去摸天花板。他背着弟弟去村子里看电影…我弟弟和他关系很好,父子的命运似乎就要诞生了。没人能看出他们没有血缘关系。笑声和笑声经常在三间土房子里传播,他对冷热的了解也融化了他母亲心中的冰,她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然而,三年后,我母亲因病去世,离开了我们三个人。我和哥哥在母亲的墓前痛哭流涕,他把我们紧紧地抱在怀里。铁人的脸上有冰冷的液体滴落在我和我哥哥的脸上。家里的气氛突然变得沉闷,我看得出他比我们更难过。当我半夜醒来时,我经常看到他在微弱的油灯下摸他妈妈的照片。

  生活不得不继续,从那以后,家庭的重担都落在了他的肩上。他仍然忙得很早很晚,在家里忙着干活,既是父亲又是母亲。没有母亲的孩子很早就当家,所以我不仅继承了母亲的脾气,也继承了母亲管理家庭的能力。妈妈走了,我想和他一起照顾我的弟弟。我学会了蒸馒头、做饭、炒菜、缝被子和衣服。毕竟,我的弟弟才几岁,他很快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开始重新活跃起来。在弟弟的感染下,一家人又恢复了往日的欢笑,我们似乎忘记了母亲的去世。在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我和哥哥一天天长大。

  当我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要求他离开学校。他不同意。我解释说:“要养活两个孩子独自学习对你来说太难了。我辍学后可以帮你。”他把手中的香烟砰地一声关上,轻声说道:“姑娘,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但我不能耽误你的前程。”我心痛地说,“未来会怎样?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在中游和下游。从学校退学后,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在我雄辩的反驳之后,他沉默了。我的脾气比我母亲的更难控制。他和我没有任何麻烦,所以他必须听从我的心。

  当我真的辍学时,我发现在这个贫穷的山村里做任何事情都很困难。养兔,努力工作了半年,一场瘟疫杀死了30多只兔子。所以,我想出去工作。村里辍学的女孩和我差不多大,她们跑到离家10多公里的镇上绑宫廷地毯。我听说他们一个月可以拿到300元的工资!但是如果我离开,谁来照顾我的家人?谁为他们洗衣做饭?我辍学后,他不愿意让我一个人去田里。他负责田间所有的工作,而我则慢慢地负责家里的零工。当我妈妈去的时候,家里没有女人我真的活不下去。我把它洗干净并修补好…在这个愚蠢的小山村,没有人能理解我的野心,所以我不得不去县书店买了很多书来解闷。“这本书有它自己的黄金屋”。当我有空的时候,我会拿起一本书,欣喜若狂地读它。晚上,我会躲在床上偷偷写日记。

  当我弟弟上初中的第二天,突然有一天,两个陌生的客人来到他家,和他在另一个房间里嘀咕了很久。当他们被送走时,他的脸色非常难看。晚上吃饭的时候,他给我和我哥哥讲了整个故事。原来这两个人来自东北,是他们的生父派来的。父亲再婚后,这个女人不生育,收养了一个女孩。这一次,他们去了山东省西北部的贫困山村,试图找回他们的弟弟。

来生我们还做一家人

  我们一家三口讨论了一整夜,但没有讨论结果。我哥哥主张我应该站在我生父的一边。我弟弟说女孩在农村没有出路,但我父亲在县城,是干部家庭,所以给我安排出路没问题。他问他的哥哥:“你已经安排好了你的妹妹。你自己呢?”我哥哥说:“我是个男孩,初中毕业后要考高中和大学。”即使我得不到,我也可以出去工作或参军,这比我姐姐的出路多。”

  今天晚上,我有最少的话。虽然我哥哥说得很开心,但我知道我哥哥不愿意放弃他。我们都不愿意放弃他和这个家庭。那天晚上,我整晚都睡不着。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在这个改变我命运的机会面前,我第一次失眠了。他也在辗转反侧,我听到他在半夜几次起床。

  第二天和第三天,两位客人又来了,他们与他的谈判从未取得成果。我的生父想要一个能继承家族事业的儿子,而不是我的女儿。从心底里,我们三个都不想分开。这些年来,我们三个一直住在一起。没有哪一个,这个家庭不再是一个家。不管我们是生是死,我们都必须在一起。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末,农村仍然非常落后。对于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女孩来说,真的没有出路,我几乎被逼疯了。

  结果,我的生父同意我们的姐妹和兄弟一起回中国东北,没有一个。也许停学后呆在家里太憋屈了,“英雄无用武之地”太久了。我没有表示任何反对意见,但我哥哥无论如何拒绝去东北。他讨厌他的老师、同学,更讨厌他的养父。

  弟弟被两个说客抬上车,一路上他哭着喊着。他看着我们在门口上车,泪水溢出。十多年来,他亲手抚养的一对孩子被活捉了。我的心里充满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苦涩。也就是说,从那天起,我突然发现他在我心中占据了不可替代的位置。

  我父亲的家位于吉林一个县城最繁华的区域,风格奢华,应有尽有。我的生父是这个县食品系统的负责人,他整天忙于社交聚会,几乎不住在家里。是继母照顾我和我哥哥。我和继母第一眼看到就发脾气。她在没有孩子的时候偷了别人的孩子。当然,她不相信我和我哥哥会爱她并吻她。在家里,她不仅限制我的自由,还看我的日记和信件,所有这些都让我恨得牙痒痒。当我弟弟来到这个毫无生气的家时,他完全封闭了自己,不适应学校。他和同学们吵了一整天,他的继母气得翻白眼。继母背着父亲骂我们兄妹:“别想跑,你们是我付钱买来的!”

来生我们还做一家人

  来到东北的第一年,我弟弟三次乘火车偷偷回到山东,这让我父亲的家人很不高兴。也许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父亲和继母意识到我和哥哥都是有思想、有智慧的人,我们不会被别人摆布。我们知道谁对我们好,谁对我们好。只有到那时,我的生父才会意识到我的重要性,我的弟弟会离家出走,没有人能说服我回来。

  每次我哥哥回到山东西北部的小山村,我都是背着脚回去的。事实上,我也想回去,回去看看我的家,看看他,但我不像我哥哥那样冲动,我也找不到一个回家的理由。“金窝银窝不如自家土窝”,只有离开家才知道自己的家好。我哥哥一回家,就像一只受伤的小野兽找到了亲人。无论他去哪里,他的兄弟都跟着他,他的父亲和儿子从未离开过。他和他哥哥之间深深的相互依赖感让我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什么。这常常让我想起我的母亲,她的心比天还高,她的生命比纸还薄。如果她还活着,她会怎么选择?她会离开他去享受荣华富贵吗?

  时间过得真快,几年过去了。我在吉林的一所大学获得了会计专业的文凭。在我生父的安排下,我加入了食品系统的工作。我弟弟也被黑龙江的一所大学录取了。我弟弟总是记得我对他说的话:“只有当我们有能力的时候,我们才能报答我们所爱的人。”

  我和哥哥最后一次回山东,在家里呆了半个月。这个家和我9岁的时候一样:三个土房子和一个小院子。什么都没变,但是院子里没有笑声。我们离开两年后,他显然老了,头发也开始变白了。我把家里所有的被褥都打扫干净,然后去市场给他买衣服,让他一年四季都穿。我和我哥哥和他在一起已经十多年了,他从来没有穿过新衣服,也没有吃过一口新鲜的食物。我对他说:“爸爸,不要再存钱了。把那里给的钱拿出来,把房子翻过来。当你老了,你应该找一个伴侣。”他不说话,就那样,抽着烟。我心痛了一会儿:“以后抽点好烟。”干香烟对你的健康没有好处。”也许他已经老了,他的眼泪毫无遮掩地滚落在我面前。他双手捂着头哽咽着说:“姑娘,我从没想过要你的哥哥姐姐给我点什么作为回报。”我只是想帮你妈妈把你养大,看着你成家。”总是坚强和乐观,我也哭了:“爸爸,我知道。我和小董将来肯定会给你养老金的。你以后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们家的生活会越来越好的!”

  当我离开的时候,我挨家挨户拜访了我的叔叔、婶婶和婶婶,请他们帮助我们的兄弟姐妹照顾他,给他找一个同伴。

  一年后,山东的家重新开放,有三个大瓦房。又过了一年,草长了,莺飞了,他再婚了,女人带走了一个小男孩,就像她原来的哥哥一样。我送给他一份丰厚的礼物,并写信告诉他们:“当你老了,我和我哥哥会给你一笔养老金。”在信的最后,我还写道:“你是我和我弟弟的父亲,我和弟弟是你自己的孩子,我们将在下辈子成为一家人!”

原创文章,作者:04la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04law.com/04law/32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出售或者出租
网站出售或者出租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