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赠扶养协议纠纷判决书,遗赠扶养协议与遗赠的区别

1987年2月17日,僧人毛希卿、龙希琛由张克良、陈兴华等到场,匡Xda、肖克伦、匡克良代为书写。遗嘱的主要内容是:“毛希卿、龙希琛及其弟子因年事已高而缺乏劳动.目前,没有人支持他们的生活。一旦他们死了,谁来埋葬他们?”没办法没日没夜的想。只有我自己的侄子梅*贤才能压住我们的老。基于这个原因,据我的亲戚朋友说,当人们把我原来盖的三栋房子交给梅*贤继承时,他们在解放路299号,但梅*贤应该对我的师徒生活负责,梅*贤应该在我们死后下葬。从我独立写作之日起,这三所房子的主权应该归梅*贤所有。同年3月6日,毛希卿、龙希琛、梅Xxian到贵州省赫章县公证处办理公证。公证文书名为《赠与书》,其主要内容如下:“赠与人毛希卿、龙希琛,受赠人梅Xxian,赠与人毛希卿、龙希琛在赫章县城关镇解放东路299号有三套自己建造的民用瓦结构平房,面积约60平方米,价值1.1万元。现在他们又老又病,没有其他亲人。同年4月16日,赫章县公证处出具公证书时,公证员与梅Xxian谈话并做了笔录。梅Xxian说:老人目前负责吃穿,死后负责安葬。未履行“赠与书”载明的义务的,老年人有权收回其财产。协议签订后,毛和龙把自己的房子和压面机交给了美鲜,美鲜也给毛和龙提供了食物和蔬菜。同年,在征得毛、龙同意后,梅Xxian将解放东路299号的房屋进行了改建,拆除后建成120平米的一层一层砖混结构,造价约1.5万元。拆迁之初,毛和龙向城关镇居委会借了房子。但房子建成后,梅Xxian并没有带毛、龙回去,而是把房子拿来做生意,楼上开酒店,楼下开餐厅。1990年,雷雪姬(女,僧人)经人介绍与毛、龙在赫章县生活,自食其力。美*贤对此不满,双方产生矛盾。另外毛*清的经书被当地公安机关没收,毛怀疑是梅*贤举报的,进一步恶化了双方关系。梅*贤放弃了毛和龙的支持,他们靠借别人的地、捡破烂、帮助群众为生。毛、龙多次向居委会、公证处反映,梅茜没有尽到生

遗赠扶养协议纠纷判决书,遗赠扶养协议与遗赠的区别

孩子的义务。和漳县公证处曾组织过调解,城关镇居委会也在1990年和1991年组织过两次调解。1991年5月25日,在城关镇居委会的调解下,梅Xxian承认自己几年没有尽到义务,对不起老人。但是梅*贤没有诚意支持毛、龙,所以多次斡旋失败。1991年6月5日,在城关镇居委会和群众的支持下,毛旭清、龙旭晨以“该房屋已赠与梅Xxian,属有条件赠与,现梅Xxian未履行对我们的义务”为由,向赫章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遗赠关系,返还该房屋及其他财产。

赫章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毛与龙、梅二十九是真实的,但梅二十九未履行生育抚养义务,双方矛盾逐渐加深,关系恶化,导致原告拒绝梅二十九赡养,遗赠扶养协议难以维持。应归还毛、龙捐赠的房屋和财产。毛、龙应就美*贤装修后的房屋与原房屋的差异给予适当补偿。1991年11月5日,赫章县人民法院以(1991)合法民字第437号民事判决书裁定:1。毛旭清、龙旭晨、梅Xxian订立的赠与合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废止;2.梅Xxian拥有毛x情和龙x晨装修的房子。梅Xxian退了两台毛x情和龙x晨面条机,一台电机,一张方桌,两张木床,一床被子,四条板凳,一个水泥罐,一个柜子,一个电表。3.毛旭清、龙旭晨向梅Xxian支付人民币1.5万元;4.上述支付给对方的房屋、财产和现金,应在判决生效后2个月内一次性付清。梅Xxian不服一审判决,向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梅Xxian与毛旭清、龙锡琛签订《遗赠扶养协议》后,已经履行了一定的义务。雷*吉莱和-张和毛*青住在一起,梅*贤不满意。另外毛*清的经书被公安机关没收,梅*贤涉嫌举报,两人发生纠纷。美*贤的房子在取得毛青龙*陈同意后被拆除。原来的房子已经不存在了。美*贤原来的房子已经卖了,没有房子住了。因此,不支持毛要求返还原房屋的主张。如双方不能继续履行“遗赠扶养费”协议,则由梅Xxian赔偿毛旭清、龙旭晨原房屋折价。1992年5月13日,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1991)民上字第592号民事判决,裁定:1 .维持赫章县人民法院(1991)437号民事判决书第一条;2.赫章县人民法院(1991)第437号民事判决书第二条、第三条修改为:新建房屋归梅二十九所有,由梅二十九支付毛雪青、龙锡琛人民币1.5万元。梅*贤归还毛*青、龙*陈的面馆等财物。

,

因创作需要,个别图片引用自网络,若有侵权,版权个人或单位不想本网发布,可联系作者或本站,我们将立即将其撤除

原创文章,作者:04la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4law.com/04law/164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法律咨询
免费法律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