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酷法网首页
  2. 离婚诉讼

律师代写遗嘱风险,遗嘱与代写遗嘱

某单位退休老干部廖,育有三女一子,早在1992年就去世了。廖决定和他的三个女儿住在一起。1993年,三女儿带廖回家。 第三个女儿的丈夫陈某与岳父签署了一份赡养协议,表示她愿意承担岳父的所有赡养义务。1995年,廖的单位被分配到廖的三居室。当时这栋房子的购买价格是25000元。由于廖没有存款支付购房款,三女儿和女婿凑钱支付购房款,一家人搬进了新房。廖想立遗嘱,把房子留给他死后的第三个女儿。于是三女儿按照父亲的意思写了遗嘱,廖在遗嘱上签了字。廖还将遗嘱交给了他的单位,以证明该房产最终应归其三女儿所有。半年后,三女儿再次询问父亲的意见,想请律师做遗嘱证人。廖同意了。于是,两位律师找到了廖,了解了他的遗嘱,并做了谈话记录。廖在谈话笔录上签名并按指印,律师事务所出具了遗嘱证明,由两名律师签名并加盖律师事务所公章。2000年2月,廖去世,廖的大女儿和二女儿找到三个女儿,问廖的遗产

结果她把第三个女儿告上了法庭。

律师代写遗嘱风险,遗嘱与代写遗嘱

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围绕遗嘱是否有效,存在两种完全不同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廖的遗嘱无效。理由如下:本案中廖的遗嘱是三个女儿写的,是代理遗嘱。《民法典》第1134条规定:“委托遗嘱应当由两个以上的见证人见证,其中一人应当由委托人书写,注明年、月、日,并由委托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廖立遗嘱时,只有两个证人在场。廖虽然事后将遗嘱交给了单位,但要求单位证明,律师事务所律师见证。但由于廖立遗嘱时单位人员不在场,未签字,律师证人只有律师签名和律师事务所公章,没有廖本人签名。因此,本案遗嘱不符合《民法典》关于遗嘱的法律规定,应确认为无效。

另一种观点认为,这种情况下的遗嘱应被视为有效。理由如下:虽然《民法典》第1134条有上述规定,但廖的遗嘱没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见证,律师的见证也没有廖的签名。但从民法典的立法意图来看,不难看出民法典有两个以上的证人来见证遗嘱人的遗嘱。其目的是证明遗嘱人的遗嘱是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从本案事实来看,廖在立遗嘱后将遗嘱交给了单位,并要求单位出具证明,证明其财产最终将归其三女儿所有,律师事务所律师也为廖立了遗嘱。遗嘱的真正含义被理解了,并写了一份抄本。廖在谈话记录上签字并手印。这些事实可以充分证明廖立了遗嘱。

把财产留给三女儿是他的真实意图。因此,本案遗嘱认定的效力并不违背廖的真实意思表示,也不与《民法典》的立法本意相冲突。

推荐阅读:遗赠与遗嘱继承的区别,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的顺序

律师代写遗嘱风险,遗嘱与代写遗嘱

作者同意第二种观点。

如前所述,遗嘱一开始就缺乏正式的内容。遗嘱有效的,必须经廖所在单位证明,并有律师见证,可以作为遗嘱形式要件的有效补充。应从法律规定入手,从本质上探究其适用目的。《民法典》第1134条要求证人到场签名,目的是为了保证遗嘱是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防止证人或者其他人的违法行为,保证遗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本案中,廖的遗嘱代书缺少证人。从以上来看,遗嘱人的真实意思是没有保障的。但廖后来的行为充分表达了遗嘱的真实性,他的意思得到了证实。因此,作者认为他的遗嘱应被视为有效。

原创文章,作者:04la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4law.com/04law/23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免费法律咨询
免费法律咨询
热线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