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酷法网首页

医疗纠纷:未向患方说明病情及相关医疗措施,医方并不当然担责

  医疗纠纷:未向患方说明病情及相关医疗措施,医方并不当然担责

【基本案情】

  2015年2月18日,产妇王某因“停经39+3周,规律下腹痛3小时”到某医院(以下或称被告)就诊,初步诊断:先兆临产,立即收入院。2:20直接送入产房观察,3:35阴道检查宫口开大3cm,立即完善接产准备。3:55突发胎心减速,最低至60-70次/分左右,随即孕妇突然出现意识丧失,呼之不应,无明显呼吸,面部紫绀明显,口吐大量白色泡沫样分泌物,孕妇心率60次/分,心音很弱,无法测出血压。此时胎心逐渐恢复至135次/分,宫缩强,考虑急性羊水栓塞。3:58分再次心脏听诊,未闻及心音,血压仍无法测出,颈动脉无搏动,无呼吸,立即开始胸外按压进行心肺复苏及相关治疗,同时做急诊剖宫产准备。此时胎儿心率132次/分,孕妇全身苍白,无意识,血压、脉搏仍无法测出。4:05紧急行气管插管,同时行右侧锁骨下静脉穿刺,建立第3条静脉通路。于4:08开始行子宫下段剖宫产术,术中见腹腔内暗红色血性腹水,约500ml,子宫呈紫蓝色,柔软如面袋状,4:13胎儿娩出,胎盘随即娩出,子宫色泽及收缩无好转,此时患者仍无生命体征,医师向患者家属交待病情,告知其患者情况危重,母婴均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并立即决定行全子宫切除术。后医师向家属交代病情:孕妇出现急性羊水栓塞,紧急剖宫产;孕妇子宫已切除,虽然持续胸外心脏按压,但仍无自主心跳和呼吸,抢救已持续进行约30分钟以上,重要脏器的缺氧时间已经很长,相关科室抢救人员仍在紧急救治中。经积极抢救,患者仍无生命体征,心电图未见生物心电活动,5:30宣布死亡。患者家属认为,被告在对患者的抢救过程中,存在过错,最终造成产妇死亡,故将被告诉至法院。

  【审理过程】

  诉讼过程中,经原告申请,法院委托某鉴定机构对本案进行鉴定,鉴定机构认为:

  1、关于告知义务的评价,医方在被告产科入院知情同意书中未对患者说明羊水栓塞的风险,在诊疗活动中未向患者说明病情及相关医疗措施,医方未尽到充分告知义务,医方行为存在过错。2、关于急性羊水栓塞的评价:羊水栓塞是产科最危险和严重的并发症,死亡率可高达70%-80%。患者出现的羊水栓塞属罕见病例,该病发病率低,但母胎死亡率极高,抢救成功率低,不存在对羊水栓塞认识不足的情况。即使有优良的医疗设备和技术,也不能确保羊水栓塞的产妇抢救成功。医方的救治过程符合临床诊疗规范,医疗行为未见过错。关于产妇死亡原因的分析中写明:目前考虑急性羊水栓塞可以解释患者整个的发病过程,因此产妇符合因急性羊水栓塞所致的心、肺功能衰竭而死亡。针对患者提出的其他问题,鉴定机构进行了分析,认为院方的处理措施得当,对于肝素的使用有相应的适应症及禁忌症的。患者的情况不是首要使用抗凝集作用的肝素。医方未在第一时间使用肝素的行为不存在过错。医方在患者呼吸心跳骤停的情况下,未行麻醉实施新生儿紧急剖宫产出生,此是为了第一时间抢救患者的生命,符合抢救诊疗的救治原则,医方的行为不存在过错。

  鉴定意见为:1、被告在对被鉴定人产妇的诊疗过程中存在未尽到充分告知义务的医疗过错行为;2、医方上述医疗过错行为与被鉴定人产妇的死亡后果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

  【法院认为】

  法院认为,就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而言,医院在诊疗活动中是否存在过错、过失,是否产生了损害结果,损害结果与医院的过错过失之间有无因果关系是确认医院是否应当承担责任以及承担何种程度责任的关键。本案中的鉴定意见书,系具备相应资质的鉴定机构在鉴定程序合法有效的前提下出具的第三方专业意见,鉴定机构依据的病历资料经过法院庭审质证,法院据此对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予以采纳。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书认为产妇符合因急性羊水栓塞所致的心、肺功能衰竭而死亡;羊水栓塞不可预知也无法预防;被告在对产妇的诊疗过程中存在未尽到充分告知义务的医疗过错行为,医方上述医疗过错行为与产妇的死亡后果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根据本案鉴定意见,被告虽存在告知不充分、病历书写不规范的过错,但与产妇的死亡后果不存在因果关系。法院依据上述司法鉴定意见,根据本案现有证据,考虑本案实际情况,认定被告的医疗行为没有对产妇的生命健康权构成侵害,最终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来源:网络

医疗纠纷:未向患方说明病情及相关医疗措施,医方并不当然担责

原创文章,作者:04la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4law.com/04law/89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