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婚生子拍了拍亲爹 该付抚养费了

实践中,关于索要非婚生子抚养费纠纷的案由和诉讼主体,主要包括两类:

1. 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非婚生子母亲为原告;

2. 抚养费纠纷,非婚生子为原告,母亲作为法定代理人提起诉讼。

 

非婚生子的“家庭”关系,主要包括以下几种类型:

1. 男女双方未婚同居,生育子女;

2. 男女双方一方有配偶,与另一方婚外同居,生育子女;

3. 男女双方均有配偶,双方同居或恋爱,生育子女。

 

虽然婚姻法规定,非婚生子与婚生子享有同等法律地位和权利,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歧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二条第二款也规定了亲子关系推定制度,“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但司法实践中,非婚生子认亲爹,尤其是上述第3种“家庭”关系类型(男女双方均有配偶,双方同居或恋爱,生育子女),真的是困难重重。

难点在于:1. 举证难;2. 被告不配合亲子鉴定。

张律师分别代理过此类案件的原告和被告。

当被告代理律师是最轻松、最简单的,被告律师只需要三句话就能让法院驳回诉讼请求:1. 不存在亲子关系;2.不同意亲子鉴定;3.不确定是否同居、是否发生性关系。

代理原告一方,举证责任较重,而当事人提供证据能力有限,往往无法提供必要证据证明可能存在亲子关系,或者说,虽然提供了证据,但是无法达到法官内心确信的“必要证据”标准。

 

“必要证据”包括哪些呢?

1.男方为子女生父的书证,例如:出生医学证明、户口本,这是最直接的证据,如果被告否认亲子关系,法院大多可以直接推定亲子关系存在。

2.女方怀孕时与男方有同居事实或发生性关系的证据,或男女双方之间存在长期的性关系或亲密关系的证据。

3.提供男方曾承认其是该子女的生父或承诺抚养该子女的书证,如抚养费协议。

4.女方怀孕后男方要求女方堕胎、女方要求男方负责之类的证据。

5.提供男方与孩子之间可能存在亲子关系的其他证据,比如,亲密照片、聊天记录等。

需要注意的是,证据之间需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而不能仅是单一证据的叠加。

在很多案件中,原告吃亏在无法提供有证明力的出生医学证明。这类案件中的非婚生子,出生医学证明和户口本上的父亲一栏并非被告。随着社会的发展,家庭关系的多元化、复杂化,办理准生证、医学证明等各方面的手续要求,导致在很多案例中,非婚生子都不能随亲生父亲的姓,而是随养父姓,即随非婚生子女母亲的前夫或配偶。比如,非婚生子叫张三,出生证明上面,父亲一栏写着张麻子,但被告即亲生父亲叫李四。比如,在(2015)茂中法民一终字第39号案件中,法院以此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从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案例来看,针对非婚生子抚养费纠纷和同居关系子女抚养纠纷,同案不同判的现象比较严重。

第一类: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参考案例:

1.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茂中法民一终字第39号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王某芝主张被上诉人姚某信是叶某杰的亲生父亲而要求被上诉人支付叶某杰的抚养费,但上诉人未能提供叶某杰与被上诉人姚某信有亲子关系的必要证据,被上诉人姚某信不同意做亲子鉴定,因而不能推定叶某杰与被上诉人有亲子关系。经查明,上诉人王某芝在2008年与叶某辉登记结婚,叶某杰由上诉人和叶某辉抚养,叶某杰的出生证写明其父亲是叶某辉,母亲是上诉人王某芝,而且叶某杰的户口登记地载明其父母是叶某辉和王某芝,因此,叶某辉与叶某杰之间形成了继父与继女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第二十一条第一款:“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的义务。”、第二款:“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的规定,抚养叶某杰是上诉人王某芝与叶某辉的法定义务,叶某杰若要追讨抚养费,应当是向上诉人及现在的继父叶某辉追讨,而不是本案的姚某信,因此,上诉人要求姚某信支付叶某杰的抚养费依据不足,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律师评析:本案判决具有典型性,部分法院法官过分看重出生医学证明的记载事项,只要出生证上记载的父亲与被告姓名不一致,就不进行推定亲子关系,如此裁判,子女利益无法得到保护,需要慎重权衡。该判决认为孩子应该找养父(继父)索要抚养费,本律师实在无法认同。养父(继父)心声: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我还得付抚养费?!

2.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泰中民终字第00684号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二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本案中,马某仅提供了周A、尹某的书面证人证言2份,用以证明其母亲周某与邵某同居的事实,因该两位证人未到庭作证,马某亦未提供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对上述证人证言不予采信。马某提供的(2001)泰燕民初字第47号民事判决书、(2001)泰民终字第416号民事判决书,均未支持马某要求邵某支付抚育费的诉讼请求。综上,不能认定马某对其主张已提供了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在马某没有完成证明责任的情况下,邵某拒绝做亲子鉴定,不能推定马某与邵某存在亲子关系的主张成立,故对马某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二审维持原判。

第二类:推定存在亲子关系,支持抚养费请求。

参考案例:

1.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浙杭民终字第1888号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周某甲与徐某之间是否存在亲生的血缘关系,即徐某是否系周某甲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本案中徐某虽未承认其与周某甲存在亲子关系,但从周某甲提交的证据来看,徐某与周某甲的母亲周某乙一直就周某甲的生活、学习费用进行协商,协商过程中徐某并未否认其与周某甲的亲子关系,也同意承担周某甲目前及将来的生活和学习费用,徐某的行为使原审法院相信其与周某甲之间可能存在亲子关系。当周某甲申请通过亲子鉴定来确定亲子关系的事实真相时,徐某却拒绝进行鉴定,导致法院无法通过具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所作出的亲子关系鉴定结论,来作为认定亲子关系的依据。鉴于此,本案的举证责任已由周某甲方转移至徐某方。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现徐某并未能提供有效证据否认其与周某甲之间存在亲子关系,应当承担不利的诉讼结果。故原审法院推定周某甲请求确认与徐某存在亲子关系的主张成立。为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徐某应承担对周某甲的抚养和教育义务。二审维持原判。

律师评析:当被告不同意亲子鉴定时,法院将举证责任分配给被告较为合理。

2.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简子竣诉被告邓琪非婚生子女抚养案 原告简子竣诉被告邓琪非婚生子女抚养案(案例来源:法信)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要求确认其与被告存在亲子关系的诉请合法,应予支持。第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二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诉讼过程中,原告已提供其母亲与被告双方同居的证据且申请对其与被告之间是否存在亲子关系进行鉴定,被告无正当理由不同意进行亲子鉴定。据此认为原告已提供必要证据证明原告与被告存在亲子关系的可能性,现被告否认系原告生父,但没有充分证据予以证明,又拒绝做亲子鉴定,无法在证据上推翻原告的主张,故一审依法推定原告与被告存在亲子关系。第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从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出发,原告举证不能的后果不应由原告承担,而应依法将举证责任转移给被告,被告在诉讼中拒绝亲子鉴定的事实,视为放弃举证权利,故被告应对待证事实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第三、从民法的公平、平等、诚实信用原则来看,原告作为非婚生子女,其与婚生子女具有平等的受教育和受抚养的权利,在其已经提供必要的证据证明被告很有可能为其生父的情况下,如果仅根据被告拒绝做亲子鉴定就无法认定其为原告的生父,男方将借此逃避法律义务和责任,妇女和儿童的合法权益将不能依法得到保护,将会造成对原告最大的不公平和不平等。因此应认定原告要求被告支付抚养费理由充分,被告应以每月支付800元抚养费较为宜。二审维持原判。

律师评析:从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出发,原告举证不能的后果不应由原告承担,而应依法将举证责任转移给被告,被告在诉讼中拒绝亲子鉴定的事实,视为放弃举证权利,故被告应对待证事实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参与立法的专家认为,保护未成年子女的利益,不是一句空话,它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则,贯穿婚姻家庭法的始终。有人认为,推定亲子关系制度,会产生一种不良社会影响,破坏家庭和谐。试问,儿童利益和家庭和谐比起来,哪一个更重要?在我代理一起抚养费纠纷案件中,我代理被告,对方当事人母亲曾发问:我会随便在街上拉一个乞丐,说他是孩子爹,然后起诉他索要抚养费吗?这话糙理不糙。

非婚生子,在举证方面本身处于弱势地位,在出生证明记载父亲与亲生父亲不一致的这类案件中,法院更应合理分配举证责任,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和被告拒绝亲子鉴定的情况,进行合理推定,而不是将未提供亲子关系存在的举证责任完全强加给原告一方。

形式公平还是实质公平?是一个需要深思的问题。

原创文章,作者:04la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04law.com/04law/9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出售或者出租
网站出售或者出租
热线电话